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
  • 3966阅读
  • 1回复

汉字速读优势



汉字速读优势

形意互见
    文字既 “以形表音”又 “以形表意”,利于速读。
汉字,是以象形文字为基础发展起来的表意文字,其最突出的特点是字形与字义的联系非常紧密。
形声字由形符和声符两部分组成,此外,象形、指事、会意三种字都可以成为形符或声符来组合新字,形声字是汉字的主体。
    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的基本手段都是拼形,组装的图形,是一种视觉信息。视觉信息比听觉信息更丰富,传递更迅速、更准确,更适合人的感觉器官和思维器官。图形的又一优点是形象性强,易于激发读者的联想,易于激发读者左右脑并用,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互相促进,不仅适合快速阅读,而且有利于快速理解和记忆。
    汉字可让人们在阅读中因形见义,也可以因义知形。这决定了让人们阅读时看到文字直接在大脑中理解意义,不必经过声音转化过程,靠听觉言语中枢进行理解,这为加快阅读速度带来了极大的便利。

语素文字, 构词能力强,常用字集中
    汉字是一种语素文字。
    语素是语音和语义的最小结合体,是语言的原材料,是不能单独使用的纯粹的备用单位。
汉字和语素有相当强的对应关系,90%的汉字对应于汉语的一个语素,一个字代表一个音节,既是书写单位又是意义单位,构成一个认知单元;而且没有语法上的形态变化,易于形成整体性认知。
    汉字的绝对数量相当大,较全的字典收字达50,000多个,但基本的常用的则不足总量的十分之一,即4,000个左右,这些基本汉字(即常用汉字)的构词能力相当强大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中所收录的56,000多个词就是由这4,000个左右汉字(语素)进行组合而构成的。因此,人们只要掌握4,000个左右的基本汉字的语素义,就可以对绝大多数的合成词的意义达到无师自通。
    据1976年~1977年国家出版局等单位主持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汉字“查频统计”表明,在抽查的2,000多万字的出帮中,所用到的汉字共有6,335个,其中最常用字、常用字、次常用字合共2400个字。这2,400个字出现次数累计占总字次数的99%以上。
    汉字这种语素与文字关系紧密,构词能力强,常用字特别集中的特点,也为快速阅读过程中快速理解文意提供了良好的便利条件。

拼形文字, 同音异义字差别明显
    汉字中,大量的同音异义的语素,用不同形状的字来表示。例如“袋”、“岱”、“贷”、“黛”、“玳”、“待”、“怠”、“逮”、“傣”、“呔”等字。不管形旁或声旁相同与否,汉字同音的语素从字形上看都是有明显区别的,阅读中绝不会发生混淆,这给阅读带来相当大的方便。
    这样,我们在阅读汉字组成的文章时,完全可以摆脱读音的限制,直接靠视觉来宾字义和理解文字内容。这正是速读之所以能单凭视觉中枢来感知和理解阅读材料的关键。除文字个体的外部轮廓差异明显外,汉字这种方块字的宏观系统和轮廓内的结构系统也十分健全,即使存在一些形近字组,完全可凭借清晰的宏观背景和内部结构,来判读形近字而避免混淆。  

书写形式便于整体认知
    汉字是方块的图形文字,以式样不同的基本笔画,按一定的数量(如几点、几横、几竖等等),一定的度量(如笔画的长短、出头与否、封口或不封口等等),一定的空间配置(如左右、上下、内外等等)构成一些偏旁部首或其它结构单位,且由这些单位按一定的布局,组合搭配成字。
    汉字这种特点,避免了拼音文字呈线形分布的弱点,在平面之内笔画的组合样式富于变化,文字学家认为:“汉字字形多姿多彩,各有各的模样。阅读时,字形差别比较明显,视觉分辨率较高,有益于提高阅读速度和节省视力”(高家莺、范可育、黎锦昌编著《现代汉字学》,高等教育出版社1993年版)。
    汉字的视觉优势突出,这一点在运动状态下尤其明显。高速公路上的警示牌,汉字映入眼、脑极快,识别准确;这是因为,从视觉生理上看,汉字正方形的轮廓,与人眼睛的视网膜中央小凹的视物聚焦广度比较匹配,阅读时可以减少水平扫描和回视,便于形成视觉整体性,给快速阅读提供了便利。

复脑文字, 认读充分发挥大脑两半球功能
    根据大脑两半球精神机能分担论,阅读主要是由大脑皮层的言语视觉中枢、言语听觉中枢和言语运动中枢协同活动的结果。
    研究发现,和言语有关的中枢定位于大脑的一侧半球,其中大约98%的人(右利手者)在左半球,只有2%的人(左利手者)在右半球。如果言语视觉中枢或言语听觉中枢发生病变或受到损伤,患者就会发生失读症或失语症。
    不同国家、不同种族、使用不同的拼音文字的人,用汉字在治疗失读症过程中取得满意效果的事实,无可争辩地证明了汉字能充分发挥大脑左右两半球功能,用左半球识记字音字义,用右半球识记字形,有利于挖掘形象记忆的巨大潜力,符合人类思维从形象到抽象,从现象到本质的认识规律。
    此外由李德成主编的《阅读词典》认为,在阅读汉字时,可能有双重神经通路。一条神经通路与拼音文字相同,是以语音听觉表象为中介,对语音、语义进行综合处理的。另一条是汉字特有的,是不以语音听觉表象为中介的。
    汉字认知除了“语音转录”(形--音--义)方式外,还有一种“相对独立的‘形--义’联系方式”,这是汉字信息处理的特点和优点。正由于汉字是一种接近于人的内部语言的再编码文字(不同于拼音文字是外部语言的再编码),所以便于“意会”。加上汉字是语素字,在阅读汉字构成的文章时,人们通过单字的外部轮廓能立即感知字音和字义(或字义范围),并在文字信息的引导控制下,能在瞬间完成联字成词的小过程,完成对词义的感知,这也就大大简化了“解码”(理解语义)的过程。

意合,其言简意赅,意会神摄
    汉语语法区别于印欧语系语言的根本特点,就是汉语语法的特殊性—意合。
    汉语是词根语,较少形态变化,没有繁复的变位、变格,因此词语的结合不受形态成分的约束,而更多地是受语义因素的制约:无论是词组合成句子,还是单句组合成复句,首先考虑的因素往往是语意的配合,而不是语法形式的使用,只要几个负载着重要信息的关键词语在意义上大致搭配得当,就能言简意赅地达到交际目的,这几个词就可以组合在一起,这就是所谓的“意合”。
    汉语语法的这一特点,使它结构独特,灵活多变,颇多隐含,着重意念,其意合性、灵活性和简约性是其它语言所不能比拟的,利于阅读中运用意会的方式感知和理解,对于加快阅读速度有很大的便利。
    意会,作为一种认知方式,主体认识客体时不用经过严密精细的逻辑分析和推理过程,可以凭借已有的知识经验与客体所包含意义相互联系和作用,直接获得对客体的整体认知理解。
    把意会这种认知方式运用到对书面语言的感知和理解,就成为一种阅读理解技巧。阅读过程中不必对每个词语的意义明确精细地了解,运用意会认知即可。
本文来自:右脑记忆论坛 http://bbs.jiyifa.cn/read.php?tid=570

相关话题

只看该作者 1楼 发表于: 2009-01-04
逍遥右脑图卡
老帖,但讲的不错,要顶,,,,,
描述
快速回复

您目前还是游客,请 登录注册
做人要厚道,看帖要顶帖!
认证码:
验证问题:
14 + 55 = ?